Football Manager & Championship Manager, HKCM Forum 香港FM & CM官方球迷網討論區

 找回密碼
 會員申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5874|回復: 2

試寫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2-4 23:50:2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I

  他和她在巴士上並肩而坐。

  吃過晚飯、逛過海傍,乘著每天搭過的巴士、走著熟悉不過的路。肩並肩,日子如常的過,沒有起伏、沒有爭執,平平淡淡的完成一天的戀愛。

  幸福就是如此簡單。

  不需要多餘的關心;不需多餘的纏綿。

  沿途閃爍的燈光,就是他和她的祝福。

  突然,他感到一下震動,從身體內發出的震動。他撫摸著胸口,覺得震動一下比一下強烈。不是心跳,心跳不會這麼激烈。震動慢慢演變、演變成一種痛楚。他撫摸著胸口,覺得痛楚一下比一下強烈。

  最後,他失去了知覺。

  她感到肩膀一重,回頭一望,見他把頭放在自己的肩上,沉沉睡去。她沒好氣的笑了一笑,對他沒由來的小睡早已習慣了。從最初的不舒服,到現在的安寧,有著不下百次的經驗。她也移動身軀,慢慢的貼近他,感受著在巴士上的二人世界。

  乘客一個一個的減少,原本只是眾裡的二人,最後也真的餘下他和她。

  不需多餘的擁抱;不需要多餘的情話。

  肩並肩的渡過。

  旅程就是如此簡單。

  他醒了。沒有了震動、沒有了痛楚。很平常、很平靜,但感覺不同了。坐在同一個位置,他卻覺得自己坐在了自己身上,手疊著手、腳疊著腳。

  一種很可怕的存在感。

  深呼吸一下,他努力摒棄內心的想法,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手上,努力提起。

  他看到了兩隻右手。

  一種遭到電擊的感覺穿過他的腦袋,只餘下一片空白。慢慢,被摒棄了的想法重新走回來,霸佔著他的思想。他強迫自己去消除,可是肯定感不斷侵蝕著全身。他很想哭,卻發覺自己並沒有眼淚。

  連這種東西也沒有了……他想。

  乘客不斷從他的身邊走過,沒有一個人發現他的離去。一個一個冷漠的向前走著,慢慢的餘下開始冷漠的他,和他不敢面對的她。

  時間驀地停止了。

  巴士不再動、她不再動。

  他好像感到了這種突然,冷靜下來。在只得他能夠活動的空間裡,他重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他緩緩的移動從未活動過的靈魂,走到了後座,望著自己和她的背影。

  他很想去擁抱她,一個以往不會在巴士上做的動作,但他知道已經沒有這個能力。可是他還是忍不住,緩慢的、顫抖的伸起右手摸向她。手指穿過臉龐,一點反應也沒有。

  他感覺不了她;她感覺不了他。

  重新回到現實。

  失神的一分鐘過去,她知道快到終點了,以左手撞了他一下,示意他起來。

  沒有反應。

  她望了望他,確認他有否醒過來。

  坐在後面的他很想叫她停下來。

  他很矛盾。看到自己垂在她身邊離去,很想她快點知道事實,但又不想她知道自己死去會傷心。

  她再大力的撞他一下。

  依然沒有反應。

  她疑惑的望著他,覺得他像失去了知覺。一個想法突然浮現在她的腦海裡,她很害怕,她緩慢的、顫抖的伸起左手摸向他。好像經過一世紀般,她的手指終於停在他的鼻孔下。

  一陣冷風吹過,巴士上的冷氣滑過她的手指。

  她很想他在作弄她,以前從未有過的作弄。她努力的搖晃著他的身軀,再也沒有心靈的身軀。從後望著一切,他沒有身軀的心靈也在搖盪著。

  傷痛就是如此簡單。


II

  她一個人坐在急症室的長椅上。

  他坐在只得她一個人的長椅上。

  這是他和她第一次一起到醫院,也將會是最後一次、唯一一次。

  她沒有思想、不想思考,默默的呆坐了個多小時。

  他有太多回憶、太多顧忌,不捨的坐了個多小時。

  一連串嘈雜的聲音引起他和她的注意,救護員推著滿是血跡的擔架迅速的走向手術室,接著是另一批滿身是血的傷者小心翼翼的步行進醫院。

  然後是一片哭聲,婦人坐在另一手術室門前痛哭著,其他人悲傷的扶著她。

  時間驀地停止了。

  他從來沒有感到過,死亡是這麼的接近。

  每天也有數以萬計的人走到生命的盡頭,每天他也是死亡的候選人,但為何他自己沒有心理準備?

  死亡是甚麼?終結、盡頭、黑暗。

  現在的他經歷著甚麼?無助、疑惑、不解。

  回看著推進中的擔架,那個快進入手術室等待搶救的是甚麼人?他幻想著那是個對社會有著貢獻的人;也望著哭泣中的婦人,那個死在手術室的是甚麼人?他幻想著那是個幫助過大眾的人。

  他自己呢?對社會有著甚麼貢獻?幫助過甚麼人?

  離開了世界,反而更加想融入世界。

  他看著身邊的她。

  他覺得和她從沒這麼接近,也從沒這麼遙遠。

  在她身邊死去,死前還是有她陪伴著。但現在,坐在她身旁,卻一點也沒有觸碰。

  他擔憂著她,不知道她沒有了他會怎樣、他有點恨她,不知道為何她會沒有一滴眼淚。

  他能罵她嗎?不。他更清楚她的心是怎樣。眼淚重要嗎?不。他自己也沒有眼淚。

  失神了一分鐘,她重新有著呆滯的感覺。

  她從來沒有感到過,死亡是這麼的接近。

  愛著的他倒在她的身旁,也是傷感也是恐怖,但更多的是恨。

  恨他沒有說再見、恨他沒有兌現承諾。

  她很想看到他,是靈魂也好、是轉生也好,她要罵他個狗血淋頭。

  回看著推進中的擔架,那個快進入手術室等待搶救的是甚麼人?為何那人能夠有搶救的機會?也望著哭泣中的婦人,那個死在手術室的是甚麼人?為何那人得到可憐,而我沒有?

  看著護士們笑著聊天,她很想大叫。沒有了他,世界仍在轉動、人還在生活、笑聲依然繼續。這是一個甚麼世界?

  她驚覺自己的傷心,沒有人了解。

  他很想擁抱她、她很想被他擁抱。

  無助、灰暗。

  她只想得到一個安慰。

  他只想得到一個答案。

  她知道珍惜生命,但不懂追求生命。

  他知道沒有答案,但終要尋求答案。

  生與死,同樣都需要繼續追求。

  生命就是如此簡單。
發表於 2008-2-5 10:45:17 | 顯示全部樓層
題目?
這篇文章也是如此簡單
 樓主| 發表於 2008-2-5 11:42:58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銀公主 於 2008-2-5  10:45 AM 發表
題目?
這篇文章也是如此簡單


題目廢Q事諗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申請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HKCM

GMT+8, 2022-12-9 06:59 , Processed in 0.02739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