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tball Manager & Championship Manager, HKCM Forum 香港FM & CM官方球迷網討論區

 找回密碼
 會員申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7968|回復: 18

心結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8-29 23:29: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很久沒有作過故,
今次當係略為熱身
個故有大概三份一係O係之前既故抽出來,
不過故事就完全不同

來緊目標係復&重寫御宅族

希望真係能夠的起心肝吧
 樓主| 發表於 2008-8-29 23:30:55 | 顯示全部樓層

  還記得中三那年的暑假,當父母去了泰國旅行時,我和妹妹被安置在舅母家中暫住,由比我年長六歲的表姐看管我們。由於父母禁止我們獨自外出的關係,我們幾乎整個假期也在屋中渡過。沒有遊戲機也沒有電腦,能供我們娛樂的就只有一部四十吋電視和數十本言情小說。
一直以來我也看不起言情小說,甚至在我親身看過後我的想法依然沒變,所以當我發現自己在五天之內竟然看了二十多本言情小說時,我幾乎 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富有的師哥、純真的女孩、一見鍾情、情海翻波、三角關係、婆媳糾紛、致命的絕症、童話式結局……幾乎每本言情小說也只懂得賣弄上述的元素,創造出來的故事也是婆婆媽媽的。那麼樣的故事竟然會令包括我在內的讀者產生追看的意慾,真是令人難以致信 啊!
  話說回來,在真實世界上就是不能讓每個人也是帥哥或美女,享受不平凡的愛或美滿的結局。在現實生活中,人總是要清貧地活著、寂寂無聞無地死去。在現實中不能實現的事情,起碼就在書中實現吧。
  再者,看言情小說的好處是它們都有各自的結局,無論是好是壞。結局是一個完美的斷點,是把書中的角色們往後的未來作閹割,令他們永遠停留在結局那段時空。 “從此以後,王子與公主在皇宮內過著幸福愉快的生活”,不會遇到意外,不用擔心婚外情,甚至不需要繼續努力亦能得到往後幸福的保證,真實的人生會有如此好康的事嗎?如果,言情小說的男女主角移居到現實世界,我們能不擔心他們會成為下一個查理斯王子及戴安娜王妃嗎?
  即使是如片山恭一的“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白石一文的“一瞬之光”般的悲劇結局,讀者們仍能沈浸在悽美的悲劇中,久久不能自拔。
  可笑的是現實世界中根本沒有完美的結局,甚至搞不好連結局本身亦不存在。即使我們勉強把死亡視為結局,我們又如何能把結局分為好與壞?難道我們要把一生中經歷過的好事與壞事各放置在天秤的兩端來衡量嗎?所以我還有一點羨慕英年早逝的人及其親人、友人與愛人,起碼他們可以沉迷於悲劇的結局中享受自憐的快感中。
  如是者,當我的女友去世後我便專自當上悲劇男主角的角色顧影自憐,如果當中有什麼令人不快的地方的話,大慨就是我的偽善吧。


  星期三的早晨,阿瑩致電邀我一起吃晚飯,我已經有半年時間沒聽到她的聲音。
  “吃晚飯當然沒問題,今天我剛好休假。可是不用陪男朋友嗎?沒記錯的話,今天可是妳的生日吧!”
  “今天不想提他,別讓我聽到他的名字。”
  真的不知道她在發什麼小姐脾氣,跟男朋友吵架嗎?
“別生氣嘛,生日的時候應該保持悅快的心境。”我試著開解她。
  “我沒有生氣,只是覺得有點鬱悶而已。”
  我默默地等待了數十秒,靜待她的傾訴,可是她甚麼也沒說。
  “那麼妳想吃什麼?”最後還是由我打破僵局。“日本料理或是泰國菜?先旨聲明,法國菜的話我可請不起啊!”
  “我想試試阿誠你工作的日本菜館啊!我一直也想去一趟,可惜一直也沒有空。”
  “別抱太大祈望,我可不想你失望。”
  “今天阿誠不用當值,我抱有些祈望也不要緊吧!”她笑著說。
  女孩真的是喜變的生物,剛剛還因為男朋友的事而氣沖沖,才一會兒已經可以跟我說笑,不過這樣我也可以放鬆一下,不用像剛才般拘謹。
  “生日快樂!剛才一直沒機會開口,如果我忘了說的話你大概會殺了我吧。”
  “沒這麼誇張,充其量我也只會要你請我吃法國鵝肝和黑松露菌吧。”
之後我跟她約定了時間和地點。
  “別遲到啊!”掛線前她不忘補上一句。
  最後她還是沒有說出她的心事,這使我感到有點不安。或許其他人會認為我實在太謹慎甚至膽小,但我對這類事情特別敏感是事出有因的。三年之前,女朋友沒有留下片言隻字,獨自從某大廈的頂樓一躍而下。自此以後,每當有人顯得心事重重,我很自然便把這視為對我發出的求救訊號,然後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我不想因為自己的後知後覺,再次讓生命從我的指尖白白錯失。


  或許聽到我這樣說,現在身處天國的女友也會提出抗議吧,但無論如何恭維她也算不上美女,甚至使可愛也很難談得上。
  俗語有云:十八無醜女,正值十六歲這花樣年華的絕不是長相見不得人,除了嘴吧太過小,她的長相也沒什麼好挑剔。她最大的問題在於沒有自信,以致她做事總是畏畏縮縮。
  在我當上她的男友,也曾想盡辦法要讓她重拾自信。
  「妳知道一流射手與第二流的最大分別在於什麼?」
  曾經在一次學界足球比賽後,我這樣問來球場看我比賽的她。當時的我們正在回家的路上,我牽著她的手並肩而行。或許因為勝利的喜悅使我有點得以忘形,我才會說出這樣自以為是的話。
  面對我的提問,她只是一臉疑惑地搖頭。就算知道答案,沒有百分百信心的話她也不會回答,她就是這樣的人。
  「答案是自信。有很多射手空有一身好技術,但卻沒有足夠的自信,在最後關頭卻因為遲疑而錯失機會。」
  聽完我的話後,她依然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點頭。
  「妳應該放鬆一點,對自己多點自信,要知道妳可是我所選中的女孩啊!」我半開玩笑地說。
  「對不起,足球我可是不大熟悉。比起足球的射手,我覺得自己比較像棒球的投手,站在投手丘上的投手是孤立無助的,所以我不能有一絲鬆懈。」
  她對足球的認識僅限於大衛.碧咸與及停駐在馬德里的的銀河艦隊。如果沒有我這個男友,她才不會來到球場看足球賽事。棒球才是她最喜歡的運動,在香港會觀看美國職棒大聯盟賽事直播的女孩大概是絕無僅有的,可惜身為她男友的我對棒球的認識只限於高杉和也與及甲子園。
  「投手投球時也有捕手協助啊!」我用僅有的棒球知識對她的話我加以反駁。「就算球被擊出也有野手幫忙補救。」
  「可是當射手覺得時機不對可以選擇傳球,但是投手不可能把投球的重任交給捕手吧!」
  「那樣的話,信心對投手也很重要。沒有自信的投手就像不會說謊的政客一般沒用。」
  「對我來說,人生就像棒球的第九局。」
  「什麼?」
  「比賽來到了第九局後半,後攻的球隊以一分落後。球場上的二、三疊有人,但是攻擊的一方已有兩名打者出局,而且當前的打者亦被投手拿到兩球好球。而我就是領先球隊的投手,再來一球好球便能結束比賽,但是被擊出安打的話比分將會被追平,甚至被逆轉。對我來說,人生每一個選擇都像棒球的第九局,我不得不全神貫注其中,因為一次錯失都足以讓我在人生這場比賽中淘汰。」
  說到這裡,她走到我面前嫣然一笑,笑容的背後不無感傷。
  「遇到你,我真的覺得非常高興。我就像聽到教練把比賽暫停,然後把你這救援投手上場,而我總於可以回到後備席鬆一口氣。」
  原來她是這樣的信賴我,聽到她這樣說我也感到高興,可是這是一件好事嗎?我實在不太肯定。
  「我才不要投球呢!這是你的球賽,你應該投到最後一刻,不要心存僥倖啊!」
  聽到我這樣說,她不免流露出傷感的表情,而我則用右手把撫摸她的頭以示安慰。
  「雖然我不代你投球,但我會在你身後守護你。就算你的投球被擊中,我這個萬能外野手接殺,所以你就放心投球吧。」
  從那時起,我一直以她的守護神自居,這樣的情況維持了一年。一年後,她以二十五分的佳績取得了原校升讀中六的資格,我一度為此而沾沾自喜,但命運女神很快便把名為現實的冰水澆到我的頭上。在開學前兩天,她選擇以自殺結束自己短暫的一生,事前既沒留下遺書,也沒有對親友傾訴過心事,她尋死的原因一直是個謎。認識她的人無一不為她的輕生感到錯愕,而除了錯愕外我當然還感到無以復加的失敗感。
  由於對死亡的遲鈍,我就像一個判斷力奇差的守門。原先以為會越過門楣出界的皮球,突然彎出了不可思議的弧度,最後我只能呆呆目送皮球破網。我覺得自己比保羅.羅賓遜還要窩囊,這種感覺對誰來說都是難堪的恥辱。


  當我來到我所工作的日本餐館時,阿瑩已經坐在某張餐桌前等著我,餐桌上放著一樽半空的啤酒。
  “妳遲到了。”她紅著臉說。她的話中帶著懶洋洋的媚態,我想這大概是酒精的作祟。
  我看一看手錶,發現距離約定時間還有一段時間。雖然如此,我還是爽快地道歉,為了這種小事而與女孩吵架可是蠢得無以復加的事。
  瑩是女友生前最要好的朋友,而正是因為女友的關係我才得以跟她認識。既開朗亦美麗的她一直是眾人的寵兒,這點跟女友相比可說是完全相反。這樣兩個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到底是怎麼走在一起的呢?這是我一直也想搞清楚的事。
  我從口袋裡拿出已準備好的生日禮物,那是新進愛爾蘭組合“劇本樂隊"(The Script)的首張同名大碟。
  「這是什麼?」看著我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她顯露出一臉疑惑。
  「就如妳所見,這是“劇本樂隊"的大碟。」
  「所以說啊,“劇本樂隊"到底是什麼東西?」
  接下來我花了約兩分鐘為這隊正由都柏文走向世界的樂隊作了個簡介,簡述他們怎樣由幕後走到幕前,如何憑“移不走的男人"(The Man Who Can't Be Moved)等歌曲登上英國及愛爾蘭流行榜冠軍。當然,我也對她解釋了組合之所以叫做“劇本"的因由-因為他們的每首歌背後都有著一個故事。
  「老實說,我很佩服他們的想像力。以“移不走的男人"為例,這首歌講述一個忘不了舊情人的男人決定要一直逗留在與她邂逅的街角,任誰也不能把他移走,因為如果有一天她發覺自己仍記掛著他的話,她或許回到這街角。」
  「原來阿誠喜歡這類型的音樂,我一直也不知道呢!」
  「這全是拜她所賜。」
  四年前,女友把“後裔樂團"(The Offspring)的專輯“粉碎"(Smash)送給我,這是我首次接觸歐美搖滾。而這隊來自加州的龐克搖滾樂團迅速地俘虜了我的心。在女友死後,我仍不時會把聽張專輯拿出來聽,但是每次聽到一半便不忍心再聽下去。
  「這樣說來,她也曾經送過我類似的禮物。」阿瑩說。
  「是嗎?是什麼禮物?」
  「樂隊的名字我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他們的樂隊是佛教用語。」
  「會是“涅槃"(Nirvana)嗎?」我問。
  「對!就是這個名字。那樣大碟的封面就只印著樂隊的名字。這樣的做法跟他們的隊名一般帥氣十足,可惜他們的音樂就是無法討我歡喜。」
  「哈哈,那的確不是妳會喜歡聽的音樂。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送妳這樣的禮物呢?」
  「阿誠,現在的你快樂嗎?」
  她忽然把話題一轉,著實令我嚇了一跳。
  「還可以吧。」我回答。「為什麼這麼問?」
  「這半年來一直沒有跟你聯絡,想知道你的近況。在這裡的工作順利嗎?」
  「忙得喘不過氣來,每天早出晚歸,而且星期天及公眾假期都必須上班。不過除此外便沒什麼可挑剔,我正在向我的目標進發中,只要想到這裡便覺得一切都稱心如意。」
  這時其中一位女待者走了過來,跟我打招呼。由於現在正是繁忙時間,餐館裡坐滿了客人,他到現在才發現我在這裡。
  「這位是你的女朋友嗎?」這位比我年輕的的女同事問,同時以好奇的眼神上下打量著瑩。
  「如果她是我女友的話,這將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榮幸,可惜事與願違啊!先別說這個,快幫我點菜吧,我的肚子正在打鼓呢!
  「是嗎?」她以似笑非笑的神情望著我,我知道剛才的話她根本沒有聽入耳。
  為了把這位多事的女孩打發,我飛快地點了幾道菜,但她仍然不願離開。
  「這不就是“劇本樂隊"的新碟嗎?是阿誠你的嗎?」
  「嗯。」
  「你也會聽流行曲的嗎?我以為你只會聽搖滾樂呢!」
  「只要是我喜歡,什麼類型根本不是問題,而且我也不是特別鐘情搖滾樂。」
  「不過這隊樂團真的很讚。尤其是那首“移不走的男人",簡直是超好聽的說。」
  「到頭來原來只有我不認識這隊樂隊。」瑩插口道。
  「其實只是因為我剛好在網上聽過他們的歌曲而已,在香港他們根本沒有知名度可言。」
  「雖然我不知道什麼劇本樂隊,不過我倒認識一位移不走的男人。」瑩說。「他在街角處停留了三年之久,現在他就坐在我的對面。」
  話畢,瑩把她的目光投到我身上,我覺得她的目光像是激光把我貫穿。
  「不打擾妳們了,我也是時候回去工作。」
  或許察覺到氣氛不太對勁,她就像預知到天災將至的野生動物般,火速地逃竄離現場。
  「這女孩真的很可愛,而且活力十足。」瑩說。
  「有時就是怕她太過有活力了。」
  「我覺得她跟妳很合襯啊。怎樣?有對她展開過攻勢嗎?」
  「拜託,我就是拿這種女孩沒軋。」我說。
  「那麼我上次介紹給你認識的女孩呢!她不是也蠻可愛的嗎?」
  「放過我吧!女大學生我可高攀不起。」
  自從女友死去後,或許是因為怕我會過程自責而想不開,阿瑩先後把幾位女孩介紹給我認識,而且全部都條件不錯。
  「你知道嗎?那位女孩其實挺喜歡你的,可惜你實在太過冷漠了,約會過後便連電話也沒有打過半次。」
  「真的嗎?早知道是這樣的話,我一定會努力向她大獻慇勸。可惜可惜。」
  這個謊話還真的有夠爛。
  她嘆了口氣,表情就像面對著頑童的母親。
  「對男人來說,性愛就跟毒品一樣,只要試過一次就會上癮。所以嚐過禁果的人總是難忍單身之苦,但是這個理論卻不適用於現在的你。」
  「嗯。」我實在想不到應該如何回應她。
  「還是說你根本忘不了她?」
  「發生了這種事,就算我再無情也不可能把這些事忘記。」
  「我不是真的要你忘記她,但最碼也要過回普通的日子,你總不可能一輩子不再戀愛吧!」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我解釋道。「只是還沒有遇到合適對象吧了。」
  「真的不是因為她的死令妳心生內疚,所以放棄幸福嗎?」
  這是她今天的第幾個提問?我覺得自己簡直就像選舉論譠上那些親建制派的候選人,總是被敵對黨就領滙上市、梁展文事件等問題上被對方死纏不休。再這樣下去的話,我怕自己會脫口而出說:「我才沒有說過什麼文革言論呢!」
  「如果她仍然在生的話,我們大概已經分手了吧!」
  既然她的問題如此利銳,那我也只有以親建制派候選人的拿手好戲-答非所問作回應。
  「為什麼?」出乎意料地,這招數竟然出奇地有效。
  「我並不相信什麼天長地久,也沒想過要跟她長相思守。在中五畢業後,她順利升學,而我則選擇就業。我們選擇了完全不的路,步向彼此不同的世界,並認識與自己身處相同世界的人。到了那個地步我們的關係是多餘的,分手自然是遲早的事。如果她不是以這樣的形式離開的話,我大概不會如此想念她。」
  突然有種想抽煙的衝動,每當覺自己很遜的時候總會這樣。可惜這裡並不是能抽煙的地方,我只好喝一口啤酒以作替代。
  「你的話總有你的道理。」瑩說。「不過戀愛並不是算術題,答案未必盡如人意,一加一也不一定要等如二。」
  這時候我們所點的菜陸續來到,我們對話被打斷。托它們的福,論壇的第一回合終於結束,而我也可以鬆一口氣。


  經阿瑩介紹而認識的女大學生說我過份冷漠,她的話完全正確。
  我最喜歡的小說家是美國冷硬派大師雷蒙.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他筆下的偵探菲力浦.馬羅(Philip Marlowe)在“重播"(Playback)一書中曾這樣說過:「男人若不夠冷酷便無法生存,若不夠温文儒雅則沒資格生存。」
  這句話聽起來總覺得有點滑稽,日本作家原尞就曾以筆下的角色吐嘈:「還挺像壯陽藥的廣告詞」。如果若無其事地對女孩說這樣的話,大概會被她取笑吧。儘管如此,這句話的上半段實在是對極了,在現實這個妖魔邪道到處橫行的大都會,不夠冷酷的確無法生存。至於下半句話的真確性,我想在上帝為生存的意義解畫前,任誰也沒資格說什麼生存的資格吧。再者,不論我們的世界,政府高層又或是各地頂級足球聯賽,不夠格卻又存在的人絕非少數。

  女友也曾對我的冷漠略有微言。
  「你會一直記著我嗎?」她曾這樣問我。
  「傻瓜!那有人會把自己的愛人忘掉?而且妳還是我的初戀對象呢。」
  「儘管如此,我還是希望你要一直記著我。」她堅持說
  「好吧!我答應妳,就算我把一切忘掉,我也一定會記起妳。」
  「謝謝。」
  「不過妳為什麼突然會提起這種事?因為“挪威的森林"嗎?」
  「“挪威的森林"?你是指那首披頭四的歌嗎?」
  「我不是說那首歌,而是指村上春樹的小說“挪威的森林"。書中的女主角也曾提出同樣的要求,那是因為她根本沒愛過男主角,妳也跟她一樣嗎?」我開玩笑說。
  「“挪威的森林"什麼的我是沒有看過啦,可是如果我不愛你的話,又怎會要求妳不要忘了我呢?我才不是那種自私的女孩呢!」
  「說得也是。」我佩服地說。

  三年後的今天,我依然沒有忘掉她。與其說這是因為我太愛她,還不如說她的死實是太震撼了。


  「我啊,跟男朋友分手了。」瑩一面喝著啤酒一面說。在此之前她才剛擺平了半碟炒飯、半盤什錦刺身、一尾燒秋刀魚、二枝啤酒及一杯綠茶雪糕,對於她的食量我實在不勝佩服。
  「是嗎?」我的回答維持了一貫的冷漠。
  「我們之間發生了一些事,有一天起來發覺自己不再愛他。畢竟我並不是第一天與他交住,當然不能像開始時甜蜜地熱戀吧,但是像現在那樣完全不愛對方又未太可怕了。當我想跟他說分手的時候,他卻比我早了一步開口。」
  她的話異常簡潔,就像她所說的是別人的事。
  「不心痛嗎?」我試探地問。
  「怎會不心痛呢!現在的我簡直就像剛被開膛手傑克剖開了心胸一樣,傷口還在滴血呢!聽到我這麼可憐,你就不會說些話來安慰我嗎?」
  「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我又不是白韻琴。」
  「真沒用!你隨便說個笑話也行。」
  我稍為認真地想了想。
  「從前,有一個男人愛上了一個女人,但是卻得不到她的愛,從此那個男人便過著荒淫無道的生活。十年後,當女的一方肯接受他的愛的時候,男的一方卻發現自己已經性無能,就算蒼井空在他面前跳脫衣舞也硬不起來,如果是吉澤明步的話甚至可能令他心臟衰竭。」
  「這是笑話嗎?」
  「不好笑嗎?」我反問。
  「見鬼才會覺得它好笑!再說另一個。」
  我再認真地想一想。
  「從前一個十六歲的男孩想跟他的女朋友做愛時,她卻說自己反對婚前性行為,只讓男孩隔著衣服愛撫她,好幾次男孩在愛撫她後想‘非法入侵’也被女孩阻止了,最後他們的戀愛落得分手收場。若干年後,當他們重遇,女孩願意跟男孩上床時,男孩卻只是隔著衣服愛撫了她一整個晚上。」
  「因為那個男孩已經性無能嗎?」
  「因為他已不是十六歲的男孩。」
  「你的笑話實在糟透了,比鄭中基的喜劇還差。」她嘆了口氣後說。
  「笑話雖然不好笑,但教訓倒是有的。」
  「什麼教訓?」
  「當性慾隨年齡而遞增時,性能力往往隨之而遞減。同時,由於慾念的纏繞,年青人往往會忽視了珍貴的東西,到失去後才後悔。換句話說,人生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我跟已死的女友只發生過一次性關係,那也是我們的初次性經驗。
  完事後,我們在床上相依偎著。雖然肉體很疲倦,腦袋卻異常清醒,完全沒有半點睡意。
  「阿誠,你認為為什麼上帝要為什麼要在性愛之上賦予快感?」她問。
  「大概是為了使人類不會絕種吧。」
  「我也是這麼想。如此一來,總覺得跟阿誠做愛實在是虧大了。」
  「為什麼?」我謊張地問。「因為我不夠温柔嗎?」
  「總覺得我就像上了上帝的當,搞不好還不好還會懷上了阿誠的孩子呢。」
  「怎麼可能呢!我可是乖乖地佩戴了安全套啊!」我有點生氣地回答。
  「開玩笑吧了。」她伸了伸舌頭,裝出可愛的模樣。
  「不過,放縱情慾並不是什麼好事。」她繼續說。「雖然跟你做愛是件美妙的事,但是我覺得在我們這個年齡有很多更重要的事等著我們去做。」
  我不清楚她所說的“更重要的事"是指什麼,不過我知道她並不享受剛才的性事。
  「所以,我們暫時不要再幹那回事了,好嗎?」
  「都依妳的。」我故作無所謂。
  其實是應該提出反對的,可惜我沒有。

  最後再說一說我對愛情的看法吧。
  如果要說我選最喜歡戀愛故事的話,我會選馳星周的不夜城(當然,不夜絕對不是一本愛情小說,說是無情小說倒差不多)。書中的主角健一與夏美也是留日的中日混血兒,同樣是在得不到其他人的信任下過著爾虞我詐的生活。他們身邊的人就像刺蝟一樣,接近只會令他們受傷,所以這一對受傷的小動物在相遇後走在一起也是意料中事;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
在故事的結局時,夏美決定把健一出賣,用手槍指著他。對此健一的回應是「換轉是我也會這樣做」。就在子彈落空後的下一分鐘,這次換轉是健一開槍,子彈狠狠地打中了夏美,夏美倒在愛郎的懷裡,在雙方輕喚著對方的名字下,夏美就那樣死去。
最可怕的是,我一直相信他們是真心相愛的,也相信現實的戀愛跟這差不多。
  「互相傷害才是年輕人的戀愛方式嘛!」漫畫“3.3.7應援男"中刃威奴一句輕鬆的對白,卻不幸地說中了現實的沉重。


  其實我很討厭為自己的故事寫結局。
  就像我之前所說,故事中的角色必須停留在結局的那段時空,所以冷漠的男主角注定一輩子也冷淡待人,而剛與男朋友分手的女主角亦必須以失戀的模樣永遠活在讀者心中。我們都只是十多歲的青年,要把我們蓋棺論定實在是太早。可惜的是每個故事也得有個結局,我的故事當然亦不能免俗。

  在零晨時份,我們醉醺醺地走進地鐵車廂。
  車廂內有為數不少年輕人,當中亦不乏一雙一對的情侶。在旁人的眼中,我們大概是另一對的情侶吧。
  我們就在一張長椅上坐下來。阿瑩把頭靠在我的肩上,她已經醉得快要不醒人事了。
  從她的長髮傳來的洗髮水香味一直使我心癢癢的,她臉頰的溫暖亦在觸動著我的心。總覺得這些香氣及體温在提示著我,我把某些甚重要的事情忘記了。
  到底我忘記了什麼?
  是忘記了還是不想去記起?
  「你想跟我做愛嗎?」阿瑩突然地問。
  「現在,在這裡嗎?」我反問。
  「討厭!」
  聽到我們的話的人也轉頭朝著我們看,但我們卻不以為然。
  「我們去找家旅館,我會令妳舒服透頂的。」
  「你醉了。」
  「我才沒有醉,現在的我可是非常認真的。」
  「或者在醉酒者眼中,我就像個水泡,但我才不想當別人的救生圈。」我毫不客氣地說。
  「你以為我是個只要在失戀時喝了幾杯酒後便任誰也行的婊子嗎?我是真心的喜歡你啊!而且說什麼不想當他人的救生圈,這算是那門子的回答?如果你跟我說你壓根兒沒有把我放在心上,那就算我自作多情好了,但是你竟然跟我說不想當水泡。就算我真的不愛妳,難道你就不懂得把我的心搶過來嗎?」
  我再次感到不知所措,最後只有以點頭作回應。
  「你當然知道我愛你的,要不然我也不會跟你發生關係,要知你可是我最珍惜的好友的男友啊!」
  什麼?
  「在聞知她的死訊後,有一段時間我完全陷入慌亂之中。」她繼續說。「一方面我對她的死感到內疚,另一方面我亦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幸好你當機立斷,完全地把我們之間的關係當作從未發生,對此其實我一直心存感激。在短時間內同時失去兩位女友,我想你一定也很寂寞吧,所以我才把身邊那些條件不錯的女孩介紹給你認識,那絕不是因為我不愛你啊!」
  她的話就像一道電流貫通了我全身。一時之間,我想起了很多事。
  為什麼我會清楚地記得瑩的生日日子?
  為什麼在生日這重要日子,她會希望與我過二人世界?
  為什麼她知道我並不是處男?
  為什麼女友要再三叮囑我不要忘了她?在我說出「沒有男孩會忘記愛過的女孩」後,為什麼她仍然不放心?
  瑩不是說過性愛就像毒癮嗎?曾經與女友發生關係,卻又被女友說不想再跟我性交,到底我是怎樣抑止對性的飢餲?
  瑩在說性愛就像毒癮時,為什麼要說這理論不適用於“現在的我"?難道這理論就適用於過去的我嗎?
  當你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因素之後,剩下來的東西,儘管多麼不可能,也必定是真實的。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她的死不見得是因為我們之間的事,要知道一個女孩要輕生的理由,只是因為我們心虛才會疑心生暗鬼。」
  她當然知道我與瑩的關係,那些由她送給我們的禮物就是最好的証據。
  為什為她會選擇送把“後裔樂團"的專輯“粉碎"送給我?“後裔樂團"有很更好更出名的專輯,而且要在香港找到“粉碎"這張專輯也不是易事。再者,為什麼我每次只聽到一半便把音樂按停?“粉碎"這張專輯共有十四首歌,而一切問題的答案儘在第八首歌-自尊心(Self Esteem)之上。這首歌有一句歌是這樣的:「當你說她的心只有我,我便在猜想為什麼她要跟我的好友上床」。
  至於送給瑩的禮物則更加簡單。整樣大碟的封面就只印著“涅槃"樂隊的名字,那是“涅槃"的精選大碟,當中有一首歌稱作“昨晚妳在那裡睡"(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既我們現在都是單身,你不覺得這是上天給我們的機會嗎?」
  瑩的話拍我從思考中拉回現實。
  「好吧!」我回答說。
  不夠冷酷便無生存下去,馬羅的話實在是對極了。  

  這就是整個故事的始未,未能猜到事件的真相的人,大概會抱怨我刻意誤導讀者吧。不過正如我在文章開始時所說,本人是一個偽善者,  如果把我的話照單全收,那各位看倌未免太過天真了吧。


[ 本帖最後由 洛奇 於 2008-9-7  11:31 AM 編輯 ]
發表於 2008-8-30 13:40:11 | 顯示全部樓層
Rocky is back
 樓主| 發表於 2008-8-30 16:46:25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歐石南 於 2008-8-30  13:40 發表
Rocky is back

不過下一次POST故可能又要等一年半載
發表於 2008-8-30 18:46:02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洛奇 於 2008-8-30  16:46 發表

不過下一次POST故可能又要等一年半載

發表於 2008-8-30 20:02:39 | 顯示全部樓層
good~
發表於 2008-8-30 21:12:37 | 顯示全部樓層
幫作故版沖喜一下
發表於 2008-8-31 16:55:46 | 顯示全部樓層
偽善,因為愚蠢
如Fight Club般,自虐式的迷戀
然後,突然發現一切真相
那種痛入心房的刺激感

[ 本帖最後由 女武神 於 2008-9-3  12:50 AM 編輯 ]
發表於 2008-9-7 00:35:08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啊,跟男朋友分手了。」明日香一面喝著啤酒一面說。在此之前她才剛擺平了半碟炒飯、半盤什錦刺身、一尾燒秋刀魚、二枝啤酒及一杯綠茶雪糕,對於她的食量我實在不勝佩服。

冇改名?
發表於 2008-9-7 00:44:02 | 顯示全部樓層
最後果度好怪...

個男人扮失憶?
 樓主| 發表於 2008-9-7 11:32:30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ohcl 於 2008-9-7  00:35 發表
  「我啊,跟男朋友分手了。」明日香一面喝著啤酒一面說。在此之前她才剛擺平了半碟炒飯、半盤什錦刺身、一尾燒秋刀魚、二枝啤酒及一杯綠茶雪糕,對於她的食量我實在不勝佩服。

冇改名? ...

改漏
 樓主| 發表於 2008-9-7 11:36:41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ohcl 於 2008-9-7  00:44 發表
最後果度好怪...

個男人扮失憶?

因為偽善而自欺,
到最後連咩係真,咩係假都搞唔清
發表於 2008-9-7 16:24:33 | 顯示全部樓層
因為男友同自己老友搞上了﹐結果女友自殺而死

單野對男主角而言太震撼(死係佢面前都唔定)

最後令男主角選擇性失憶﹐直到結局男主角才突然醒起了

呢個係我既理解﹐有幾多想像既空間﹐唔錯
發表於 2008-9-8 00:51:15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洛奇 於 2008-9-7  11:36 AM 發表

因為偽善而自欺,
到最後連咩係真,咩係假都搞唔清

我有少少唔鐘意最後醒得太快
仲要醒到招招積積串讀者
比唔到「自欺」,「選擇性失憶」既感覺

整篇我覺得最有玩味既就係用番之前既物料
誤導讀者有相同/類似既走法
真係冇諗過可以咁玩

同《單戀殺人事件》一同進食會好玩好多
 樓主| 發表於 2008-9-8 01:29:17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ohcl 於 2008-9-8  00:51 發表

我有少少唔鐘意最後醒得太快
仲要醒到招招積積串讀者
比唔到「自欺」,「選擇性失憶」既感覺

整篇我覺得最有玩味既就係用番之前既物料
誤導讀者有相同/類似既走法
真係冇諗過可以咁玩

同《單戀殺人事件 ...

其實我唔係太諗到點埋尾,
最後用咁既結尾係想話俾人聽我玩緊敍述性詭計
發表於 2008-9-9 18:13:41 | 顯示全部樓層
阿誠
女主角跳樓
男主角同兩位女角都有性關係
兩位女角係朋友

仲唔係日在校園!!!!!
 樓主| 發表於 2008-9-9 20:19:38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henrytam 於 2008-9-9  18:13 發表
阿誠
女主角跳樓
男主角同兩位女角都有性關係
兩位女角係朋友

仲唔係日在校園!!!!! ...

我可以話係巧合嗎
發表於 2008-9-9 22:23:39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洛奇 於 2008-9-9  08:19 PM 發表

我可以話係巧合嗎

支持日在校園式故事
發表於 2008-11-18 09:57:08 | 顯示全部樓層

色狼偷窥女子洗澡 因口水滴到其身上被发现



半夜,服装厂集体宿舍的澡堂里,妙龄女子陈某正在洗澡。突然感到有水从天花板上滴到身上,她抬头一望,却看见一个张着大嘴巴、流着口水、看得入神的脑袋。昨日,偷窥的“色狼”余某,被石狮灵秀派出所处以治安拘留5天。  这家集体宿舍的公用澡堂,并不是全封闭的,高处靠近天花板的地方有个通风口,色狼的脑袋就是从这里伸进澡堂偷窥的。
  11日晚10时许,女工陈某和往常一样,一下班就到澡堂里洗澡。冲湿身体后,正在抹沐浴露的她发现,天花板开始滴水,凉凉的水珠一滴又一滴滴到身上,“难道天花板漏水?”陈某下意识抬头一看,却吓了一大跳。
  一男子正色眯眯地盯着自己,而“水滴”竟是他张着大嘴巴流的口水,“色狼,抓色狼”。陈某大喊,引来几个老乡将正准备开溜的余某当场抓获,并将其扭送到灵秀派出所。
  经查,25岁的江西男子余某如此偷窥女子洗澡,已不是第一回了,只是这一回是因为口水滴到人家身上才被发现的。

个性签名:
------------------------------------------------------------------------------------------------------------------------------
cheap wow power leveling.buy wow power leveling.wow power leveling.cheap wow power leveling.wow power leveling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申請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HKCM

GMT+8, 2022-12-9 06:30 , Processed in 0.04768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