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tball Manager & Championship Manager, HKCM Forum 香港FM & CM官方球迷網討論區

 找回密碼
 會員申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洛奇

從新出發,【御宅族殺人事件】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12-24 00:02:19 | 顯示全部樓層
發表於 2009-12-24 03:01:12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肥仔麟 於 2009-12-24  00:02 發表

尾已爛
發表於 2009-12-25 14:28:05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歐石南 於 2009-12-24  03:01 AM 發表

尾已爛

會唔會等到下年年尾 ?
 樓主| 發表於 2009-12-26 16:03: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有緣再會吧
發表於 2010-1-6 22:24:53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洛奇 於 2009-12-26  04:03 PM 發表
有緣再會吧

Hunter都一年一話喇.....
 樓主| 發表於 2010-9-2 23:56:53 | 顯示全部樓層

前言-何為御宅族(Otaku)


  在開始講述這宗發生在香港的御宅族連環殺人事件前,首先必要解釋一下什麼是御宅族。
  二零零四年,網路故事『電車男』在日本火速走紅,由原作改篇的劇集與電影帶動了電車男熱潮,連帶生活在華語地區的民眾亦開始對御宅族一詞有了初步認識。然而亦因為『電車男』的關係,引起了普羅大眾對御宅族的誤解。人們對於潮流日劇熱烈地追捧,但對於御宅族這非主流的次文化卻不求甚解,兩者之間的落差令大眾對御宅族產生了偏見。不少人把御宅族代入電車男,只要是稍為喜愛動漫的人便會被稱為宅男,而其他諸如不善打扮、拙於交際、沒女性緣、沉迷電腦的人亦通通被視作御宅族,更甚者是不少人在御宅族與家裡蹲之間畫上了等號。
  那麼,到底御宅族是什麼?
  御宅族一詞是源自於日文的Otaku,其原意是帶有敬意的第二人稱,但是到了現在已變成形容熱衷於次文化,並對該文化有極深入的了解的人。其實御宅族並不只是ACG(動畫Animation、漫畫Comic、電玩Game的簡稱)精通者的代名詞,其他領域例如電視、電影、軍事、電腦與及科幻的達人亦可被視作御宅族。
  對於御宅族一詞的解釋,被公認為「御宅王」的岡田斗司夫有更深入的見解。他認為動漫迷會「進化」,由最初的「迷」(Fan)進化成「狂熱者」(Mania),再由「狂熱者」進化為「御宅族」。簡單而言,「迷」就是單純的動漫喜好者,而「狂熱者」會留意動漫相關的資訊,收集動漫有關的商品。御宅族與前兩者最大的分別在於懂得運用手頭上的資訊,通過分析與研究,從而得出獨到的見解。如果沒有深厚知識作基礎,便很難在那方面的領域登上頂端,所以岡田認為御宅族是「為文化人之終極進化型態」與及「最強的動畫人」確實有其道理。但是要到達岡田理解中的御宅族的境界,絶非一朝一夕可以達成。
  至於御宅族成為專有名詞的起源,業界普遍認為是與於一九八二年上映的『超時空要塞MACROSS』有關。劇中女主角林明美以Otaku稱呼男主角一條輝。而隨著『超時空要塞MACROSS』的走紅,動漫迷開始模仿林明美,以Otaku互相稱呼。
  一九八三年,評論家中森明夫於某漫畫雜誌號發表了名為『Otaku的研究』的連載文章,內容是就作者自身對動漫迷的見聞,以嘲諷的口吻狠批他們,並把動漫迷描述為「不修邊幅、自我中心、對動漫以外的事物莫不關心、沒女性緣、超過二十歲還買動畫角色海報,而且還開心不已實在令人噁心」,而這也是媒體首次以把動漫迷稱呼為御宅族。由於這番言論頗為偏激,而批評的對像偏偏是雜誌的米飯班主,中森的文章引來了很多讀者的投訴,最終連載只是維持了三期便被終止。平心而論,中森的文章並非完全的偏見,起碼他的見聞並非無中生有,但諸如「超過二十歲不應買動畫角色海報」等想法無疑是偏見與歧視。中森的文章雖然引起了雜誌讀者的回響,但御宅族一詞仍未為一般大眾所認知,直至一九八九年「宮崎勤事件」的爆發。
  一九八八年,日本琦玉縣發生了一件對動漫業界產生深遠影響的連環殺人事件。在一九八八年八月至翌年六月間,四名年齡介乎四歲至七歲的女童先後遭殺害並分屍,而兇手更向死者的父母發出犯罪聲明文。警方最後於一九八九年七月逮捕了一位名位宮崎勤的男子,並在其家中找到了大量色情同人誌及同人動畫。事後宮崎勤承認自己不單把女童分屍,而且還吃屍體及飲人血。因為宮崎勤的關係,御宅族一詞迅速走進大眾的視野,然而當時的傳媒對御宅族幾乎一無所知,不少傳媒索性隨意發揮,御宅族被視作家裡蹲,由於過份沉迷於動漫世界裡,所以無法與現實世界的人交流,甚至有傳媒把御宅族視作「預備犯罪者」。在這次事件中,沒有人願意站在御宅族一邊,或試圖去理解御宅族,幾乎所有人皆站在道德高地向御宅族猛丟石頭,御宅族被大眾視作一群陰暗的、反社會的危險族群,直到一九九五年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播放後才開始有了轉變。
  為什麼御宅族就是這麼惹人反感?以宮崎勤為首的殺人事件是或許原因之一,但是真相就是這樣簡單嗎?在日劇『電車男』播放以後,香港人習慣於漠視電車男見義勇為等優點,而只因為他的不善交際與不修邊幅,令電車男成為負面的稱呼。不單一般人對御宅族有偏見,甚至被稱為電車男的人也看不起自己,一時之間在香港「下車」成為了風潮。這些偏見難道也是宮崎勤事件所引致的嗎?大概只有少數香港人會記得這宗發生在二十年前的連環命案,而接下來的「酒鬼薔薇聖斗事件」及「小林薰事件」在香港也沒有引起多大的討論或回響。到底是什麼理由令御宅族在香港這麼神憎鬼厭?
  就是這樣,當二零零八年香港首次發生與動漫有關連環殺人事件,這裡爆發了如同一九八九年日本的反御宅族潮。在這次事件中,我偶然地擔當起偵探的角色。比起想要抓到兇手,我更希望找出人們看不起御宅族的原因。
 樓主| 發表於 2010-9-2 23:59:03 | 顯示全部樓層
無業


  手提電話的鈴聲把我從睡夢中吵醒。
  嚴格來說我其實是被井上陽水的歌聲吵醒,因為我把井上陽水的<夢之中>設定為手機鈴聲。每當朋友聽到我這手機的鈴聲時,他們都會投以狐疑的眼光,有時候他們會直接問我為什麼要選這首七十年代的老歌。遇到上述的情況,我會一律這樣回答:其實我也沒有多喜歡這首歌,不過我蠻喜歡看到你們大驚小怪的表情。
  雖然已被吵醒了,但我完全沒有睜開眼的意欲。我用左手摸索床邊的櫃面,好不容易才摸到了綁在手機上的電話繩。
  「你所打的電話號碼暫時未能接通,請在‘咇’一聲後留下口訊。」拿起電話後我一本正經地對著電話說。
  「少來了,你就不可意正正經經接電話嗎?」
  電話的另一端傳來小靜的聲音,她的話聽起來有聲生氣。
  小靜是比我低一屆的學妹,一年前因為「某事件」的發生而得以認識,現在倒成為了我為數不多的密友之一。
  「有什麼緊要事嗎?我還在睡啊。」
  「你還沒有起床嗎?這可是天大的浪費啊!今天的好天氣可是十年難得一見啊!遇到如此浪費的你,連太陽公公也會生氣呢!」
  聽到她這樣說,我忍不住往窗外瞧,只見外面下著名副其實的傾盆大雨,如果早乙女亂馬正走在街上的話大概一整天也要以女孩 的身份示人,就算是再大的雨傘也幫不了他。
  「這是那門子的好天氣?而且那來的太陽公公啊!」我忍不住吐嘈。
  「你不喜歡雨天嗎?就是全賴這樣的雨天,我才能休假一天呢。啊!我忘了你已經不是學生,而且還沒找到工作。對你來說天天都是假期,當然不稀罕雨天所帶來的休假。」
  我睜開眼望了望床頭的電子鐘,時鐘顯示著10:17的數字,如果不是因為這場暴雨的話,這時候她理應在學校上課。
  「托妳的福,我現在已經完全醒過來了。找我有什麼事嗎?該不會只是為了揶揄我吧。」
  「其實我正在路途中。」
  「什麼路途中?」
  「往你家的路途中。」
  「在這樣的大雨中來我家?再說妳怎麼知道我在家中呢?」
  「你放心,我正在朋友的車中,不會有任何問題。除了繭居在家之外,你還有什麼地方好去嗎?」
  「誰說的?我正在昨天才在酒吧認識的金髮美眉家中,她的身材可不得了呢!」
  「那你不妨見她接一下電話,這樣的尤物我倒想認識認識。」她的語氣流露出充份的輕蔑。
  「因為我昨晚表現太好了,她現在睡得正熟,我可不忍心吵醒她。」
  「我就知道,反正印著動畫人物的抱枕可不會說話。」
  妳把我當作什麼?音夢大叔嗎?
  「如果妳說話可以温柔一點的話,我大概會成為妳的裙下之臣吧!」
  「如果你能稍為說一點人話,或許我正睡在你的枕邊呢!」
  明知她只是說笑而已,但作為一個正常的十九歲青年,聽到她這樣的話沒理由不心動的。不行!這時候因為她的戲言而心動的話就是我輸了。
  「先別扯了,妳們來我家幹麼?這裡什麼也沒有。」
  「總會有即溶咖啡吧。」
  「剛巧沒有。」我說謊。
  「不要緊,我會自備我和我朋友的份,。」
  「你的朋友是誰?」
  「你不認識的女孩,有一些關於工作的事想跟你談一談。」
  在這個全球被金融海嘯侵襲的寒冬中,沒有什麼比工作二字更能令失業人仕雀躍。
  「即磨的藍山咖啡會合妳朋友的口味嗎?」
  「勢利鬼!」她罵道。
  「誰不是?」我笑著把電話掛斷。
  掛斷電話後,我拖著疲憊的身軀下床,穿上亂丟在地上的恤衫及牛仔褲。
  我並不認為小靜的朋友會有什麼好工作可以介紹給我,而且說要來我家也實在是太奇怪了。該不會是因為太無聊而逗著我玩吧?
  無論如何,一切等我先梳洗乾淨再想吧。
 樓主| 發表於 2010-9-3 00:00:33 | 顯示全部樓層
偵探


  自從中七畢業開始到現在的數個月間,我一直處於無業的窘境。
  我並不想為自己尋找任何藉口,現在之所以會陷入如斯境地,全因過去的自己有如童話『三隻小豬』中的大哥及二哥般散漫懶惰。當金融海嘯這只大野狼從美國越洋而來時,我所建的草屋木屋完全不堪一擊。
  不過就算我對工作有多麼渴求,有一種工作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做的,那就是名為偵探的工作。
  父親生前正是吃私家偵探這一行的飯,也是因為偵探這工作令他丟掉了寶貴的生命,可以說我跟偵探這一職業的淵源頗深。現實中所謂的私家偵探當然不是像偵探小說中那種不斷碰到殺人案的倒霉鬼偵探,而是那些專門幹跟蹤、查辦婚外情、勒索案等跑腿工作的可憐蟲。
  小時候(大概十歲左右)的我完全不能明白父親為何要從事這奇怪的工作。
  「從事這一行業很有賺頭的嗎?」有一次我試著這樣問父親。
  聽到我的問題,父親顯得有點不知所措。他以奇怪的看著我,就像我說了什麼失禮的事情。
  「你覺得自己像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嗎?」他反問。
  「有錢人家?門都沒有呢!」我回答說。
  「對啊!你不是很清楚嗎?為什麼還要明知故問?」
  「因為我實在不明白你為什麼要當什麼私家偵探的,這工作實在是太奇怪了!朋友們總是以羨慕的眼光看我,說什麼『偵探不是很帥嗎』,他們大概把你跟占士邦攪混了。就連班主任也問我『到底私家偵探平時要幹些什麼呢』,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我只好裝傻說『老爸這會兒又到了獄門島出差呢』,聽到我這樣回答後她竟然點頭說『原來如此』。什麼『原來如此』?班主任大人妳是笨蛋嗎?」
  聽到我的話,父親忍不住開懷大笑起來。
  「我可不是在開玩笑!歸根究底都是你的錯!為什麼要當什麼私家偵探?當個平凡的文員不就好了嗎?」
  聽過我的話後,父親伸出温暖的右手輕撫我的頭。
  「因為人們遇到某些困難時需要偵探的幫忙,而我剛巧具備了當偵探所需的才能。雖然這份工作並不怎麼起眼,但這個世界總需要有人扮演偵探這角色。」
  「這個世界需要偵探嗎?」我問。
  「不被人類需要的東西,是無法在這世界上存活的。」他以緊定的聲音回答。
  我試著找出不被人類需要但卻在世上存在的事物。
  「人類需要妓女、殺手及政客嗎?」
  「你真是個不可愛的小鬼呢!」父親苦笑道:「這些問題我實在不便回答,而且我也不想說謊。總之人們需要偵探,這是毫無疑問的。」
  對於他說的,我都無法反駁。但就算他所說的一切皆正確,這也不代表他非要當偵探不可吧,當時的我就是想不到這一點。如果我盡自己所能去勸說父親的話,他會放棄偵探這份工作嗎?應該不會吧。現在的我只知道,如果父親能及早偵探這份事業中抽身,他大概能避過死於非命的厄運。

  在四年前某天的清晨,父親的屍體被發現倒臥在某停車場內。根據屍體發現者-停車場管理員的証詞,當時的父親遠看起來就像在睡著了的醉漢。當管理員走近父親時,才發父親的雙手被反綁,全身多處瘀青。後來警方的驗屍報告指出,父親死前曾遭毒打,全身多處地方骨拆,而父親的恐是由於後腦受硬物重擊所致。除了這些創傷外,父親的生殖器官被割去且不知所踪。唯一令人感到慶幸的是犯人在父親死後才割下生殖器官,起碼父親被割下要害時已經不會再感到肉體上的痛苦。
  在父親死去的第二天,一個曾經和父親有過爭執的小混混到警局自首。姑勿論這名小混混是否殺害父親的真兇,殺害父親絕不可能只是該名小混混一個人的主意。父親生前曾因為手頭上的案件而得罪了小混混所屬的幫會,殺害父親的幕後黑手仍然逍遙法外。
  作為父親的弟弟兼合伙人,叔父是唯一了解案情的人,但他卻沒有對警方透露案件的內幕。所有與事件有關的人全都被父親的死亡嚇怕了,沒有人想被割去性器官,可憐兮兮地死去。結果這案件的審判歷時一年,最後以小混混被判刑監禁二十年而告終,除了他之外沒有人需要為這案件負上刑事責任。
  在案件發生後,這宗新聞曾經是傳媒爭相追訪的對象。那段時間我多次看到自己與妹妹憔悴的面容在電視螢光幕或報紙雜誌中出現,連我自己也差點認不出螢幕上的自己及家人。有關此事件的新聞報導大都被過度渲染及炒作,而無論是炒作或正經的報導,報導者全都未能抓緊案情的核心,以致案件的真相只有隨時間流逝而隠身於黑暗的角落。
  「不被人類需要的東西,是無法在這世界上存活的。」
  綜觀整次事件,當中最令我心痛的並不是父親的死訊,而是就算父親以如此可怖的姿態慘死,仍不足以令事件的真相展現在大眾的目前。明明答案是如此顯而易見,我們面對著這惡勢力卻噤若寒蟬,這種厭惡與無力感才最令我心痛不已。
 樓主| 發表於 2010-9-3 00:02:14 | 顯示全部樓層
委托


  時間再次回到二零零八年的初秋。
  雖然十月應該已是秋天的時份,但我卻無法在周遭的環境感到半分秋意。三聚氰胺、雷曼迷債,九月的香港被這兩大話題鬧得熱烘烘,秋天微弱的寒意在這氣氛下更顯得微不足道。
  此刻的我正站在廚房,面對著有如未來前景一般漆黑的黑咖啡,猶疑著要不要加上咖啡伴侶。老實說我並不知道這些咖啡伴侶是否含有三聚氰胺,也不清楚成年人一天可以承受多少份量的三聚氰胺。看著這些白色的粉未,我不由得深深的嘆一口氣。我想起了有網民惡搞『火影忍者』的情節,把劇中佐助的對白改掉:「我已經獲得了新的力量,足夠毀滅牧業(正字該為木葉,主角的故鄉)的力量。」
  中國網民就是擅長於這種雙關語的惡搞與及黑色幽默。或許身處在這個粉飾太平的和諧社會中,只有看到這類自嘲才能使我們撐過去。就正如當我們看到某局長在節目被要求進食含三聚氰胺的餅零食時露出的尷尬表情,我們破碎的心靈在經過三聚氰胺及雷曼迷債事件的煎熬後終於尋到了一絲安慰。在螢幕前出糗高官們,雖然仍是位居要職且高薪厚祿,但此刻看起來卻更像一個普通人。或許只有在想著他們看來比我們這些平民還要遜,這個所謂的和諧社會才能比人們所說的更加契合。
  想到這裡,我終於將適量的咖啡伴侶倒進咖啡杯中,這會令我覺得自己比某高官還要勇敢。當然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無論我喝下多少三聚氰胺也不足以改變現狀,最多只是腎臟多上幾顆結石而已。

  我拿著咖啡杯走進客廳,把袋熊樂團(The Wombats)的大碟《愛、失敗與絶望指南》(A Guide To Love, Loss And Desperation)放進播放機。當唱片播放到第二首曲目「把導演殺掉」(Kill the Director)時,門鈴聲終於響起來。
  我把木門打開,看到小靜正站在鐵閘之前。分明的五官,嬌小的身軀雖然令她看起來比真實年齡幼小,但她的可愛足以令為數不少的男士甘心拜倒在石榴裙下,她的資色足以令她像球場的美斯(Lionel Messi)般耀眼,不過此刻站在她身後的女孩卻是馬勒當拿(Maradona)。
  最先吸引到我的目光是她熱褲下的大腿。她的大腿是我人生在世二十年至今所看到最漂亮的大腿。她的大腿豐滿而不會過火,皮膚像初生的嬰兒般光滑而有彈性。
  其次是她的臉蛋。眼瞌上淺紫色的眼影與及紫紅色的口紅,這些化妝加上扣在左邊鼻翼的鼻環特顯了她的野性氣質。髮形是漂亮的短髮,兩側的頭髮掩蓋了耳朵。瓜子臉,性感的雙唇,鳯眼加上上揚的眼角均予人凌厲的感覺。超過170厘米的身高,穿著時尚的緊身T恤及熱褲,加上架在頭頂上的墨鏡,一副模特兒的派頭令她身旁的小靜亦為之而失色。
  這位陌生女子絶對稱得上是美女,但我卻說不出來由地討厭她。因為我討厭帶鼻環的女孩嗎?這或許是理由之一,但絶不是我討厭她的主因。
  「雖然娜娜是位大美人,被她迷得神魂顛倒的男人有如過江之鯽,但請你先讓我們進來屋裡吧。我們的娜娜既美麗又大方,她必定會讓你看到心滿意足為止。」
  聽到小靜的嘲笑,我才察覺到自己的失態。我慌忙推開鐵閘,好讓她們走進玄關。脫下涼鞋後,她們並排坐在餐桌前,而我則走進廚房,為她們端出兩杯咖啡。
  「小靜啊,他就是你所說的合適人選嗎?」被稱為娜娜的女孩懶傭傭地說。相比起她的相貌,她嗓音顯得有點美中不足,可見上帝還懂得什麼是公平。
  「當然,除了他之外這裡還有誰?」小靜回答道。
  「總覺得他看起來跟我的想像有些距離。」
  也對啦,像我這種中學剛畢業,沒有工作經驗,而且相貌平凡的人,怎可能是她眼中的合適人選?她會感到失望也是理所當然。
  「最大問題是他竟沒有把恤衫的下襬束到褲子裡面去!這樣還算是電車男嗎?」
  對,正是因為我沒有把恤衫……什麼?
  我還來不及提出疑問,只聽見小靜回應道:「這點的確值得商榷,不過如你所見,他可是如假包換的家裡蹲,可見他還是『電車』得很。」
  「這倒是事實。」
  聽到她們的對答,我開始感到哭笑不得。很明顯小靜是在尋我開心,只要看到她臉上掛著的狡猾笑容便能清楚明白,可是我實在搞不清楚這位娜娜到底在想什麼,我跟她素昧平生,該不會是為了配合小靜戲弄我而專程前來吧!
  為了令自己冷靜下來,我喝了一口冷卻了的咖啡,聽著袋熊的主音馬菲爾‧梅菲(Matthew Murphy)以愉悅的聲線唱著:「若果這是愛情喜劇的話,請把導演殺掉。」(If this is a rom-com, kill the director please)兩名美女坐在我的家中,這麼好康的事大概只有在愛情喜劇漫畫才會發生,可惜她們正在討論我到底算不算電車男,這令我不禁想跟著梅菲高聲唱:「若這是愛情喜劇的話請把導演殺掉。」
  為了讓接下來的交談能順利,我把音樂關掉,說實話袋熊的音樂並不適合在現在這種場合播放。我把一根香煙放到口邊,接著說:「妳們所說的工作是什麼一回事?跟我是電車男與否有關係嗎?」
  「第一,我討厭香煙的氣味,尤其是二手煙。」
  我把香煙放回煙盒內,「第二呢?」
  「第二,我需要一個電車男為我辦事。他必需對我完全忠誠,只會聽我的指令行事,而且不會問因。」
  「這樣做會為我帶來什麼?鑲著鑽石的竉物頸圈嗎?」
  「第三,我不喜歡你的態度,你的說話方式很討厭。」她的話隱約帶著怒氣。
  「妳說妳討厭我的態度,我也不見得喜歡妳們。我不知道妳們在玩什麼把戲,妳們所說的話我幾乎全沒聽懂,我只知道聽妳們討論我是否電車男可不會使感到好受。」
  她用眼睛由上至下地打量我,就像之前從來沒看過我一樣。
  「你很像一位我所認識的電車男,我所說的相似並不是指相貌上的。」
  「說到底我也非要是電車男不可嗎?」我苦笑道。
  「我不認為你是什麼電車男,起碼我從沒見過穿著淺藍色夏威夷恤衫的電車男,我實在想不通一個人要有怎樣的理由才會穿上這麼沒品味的衣服。」
  「單靠服飾衣著便能分出人的種類?人生那有這麼簡單。」我自言自語。
  「什麼?」
  「沒什麼大不了。」我回答說:「我這個人經常自話自說,在意我所說的每字每句只會讓妳受不了。這麼說來,既然我不是你眼中的合適人選,工作的事要告吹了吧?」
  「你有看近日的新聞嗎?」娜娜沒有理會我的提問。
  我點了點頭。
  「在數天前發生的那宗中學生被分屍案中,一個中學生的頭部及左手被斬去,單憑這些你能聯想到什麼嗎?」
  「犯人的精神有問題。」我回答。
  「如果說屍體被發現時,它的右手被綁在壁燈上朝天花向上舉,手上拿著模型槍,雙腳呈八字形企立,那又如何?」
  「元祖高達的名場面?」
  「好吧,你合格了。我正式僱用你了,好好感謝我吧。雖然你不是電車男,不過對動漫的所知頗多啊。」
  可以吐嘈的地方實在太多,反而令我不知從何開始。
  「我實在是太笨了,完全沒聽懂妳在說什麼。到底妳要我辦些什麼事情?」
  「那不是再清楚不過嗎?我需要僱用一位像你這樣的偵探,好把那該死的兇手抓住。」娜娜以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回答。
  「我可不是偵探。」我斬釘截鐵地否認。
  「可是別人都稱呼你為慈鳯書院的金田一,而且是處理兇殺案的專家。」
  因為父親的獨特職業,我在中學時得到了「慈鳯書院金田一」這外號,至於「處理兇殺案的專家」云云只不過是朋友在取笑我父被他人殺害而已。
  「他們在說笑而已。試問尋常的中學生怎麼可能接觸到兇殺案?」
  「你不是真的那麼尋常吧!起碼你有一位當偵探的父親,而且他因為這份職業而丟掉了寶貴的性命。」
  我往小靜身處的方向瞧,只見她對我裝了個鬼臉,這使我更確定是她跟娜娜提起這些有的沒的。
  「就算我父生前是位偵探,這跟我又有什麼關係?」我回答道。「為什麼我非要繼承父業不可?」
  「成為世界第一的偵探,好讓那些害死你父親的人對你刮目相看,然後你也可以用名偵探的名堂向他們下戰書,這不是很好嗎?」
  這有什麼好?簡直是亂七八糟。如果她是認真的話,她的腦袋大概比紐卡素聯隊(Newcastle United )的防線更要一榻糊塗。
  「如果他們對父親所做的事就是妳所謂的刮目相看,我寧可被他們看輕一輩子。再說我根本沒有報仇的打算。」
  「為什麼?」娜娜疑惑地問:「親人被殺,真兇卻逍遙法外,你不會感到心有不甘嗎?若果我是你的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沉溺在以血洗血的氣氛中,或許能令人把悲傷暫時忘卻,不過這跟以毒品逃避不快沒什麼大分。而且所謂的黑道只不過是這世界不可避免的骯髒一面罷了,縱然把那班殺害我父的黑道組織趕上絕路,其位置亦必由其他組織所取代。當黑道組織的首領若遇上像父親那樣的眼中釘,想必也會下達格殺令吧。到頭來這只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而已,妳可有見過為了報父仇而與獅子對抗的羚羊嗎?」
  或許是她沒有聽懂的話,又或是她感到語塞,娜娜一時說不出話來。過了良久她才以疑惑的語氣問:「你是真的這樣嗎?」
  「當然不是。」小靜插口道:「他只是單純的怕死而已,他剛才所說的理由通通都是藉口。」
  「除了十誡的規條外,這世界再沒有半件正確的事,有的只是冠冕堂皇的藉口而已。我怕死也好,不怕死也罷,總而言之報仇什麼的我連想也沒有想。說回正題,為什麼不放心把這案件交由警調查?他們才是這方面的專家。難道你認為我這個門外漢會比警方還要優秀嗎?」
  「我不妨告訴你吧,我的叔父是警方的高層。」她嘆了口氣。「一想到像他這樣的人竟然是警方的領導階層,我實在無法信任警方。而且經過你老爸的事,你應該也明白法律與及警察有時是何其不足信。」
  法律並非完美無瑕。跟其他由人類所制定的制度一樣,法律無法做到盡善盡美,而「警方」這龐大組織亦有其難以避免的死角與掣肘。但是在這宗動機不明的獵奇殺人案中,一名微足不道的個體能夠引起多大的作用?我實在沒太大信心。
  「時間差不多了。」娜娜看了看手錶。「我是時候要去工作了,接下來的詳情就留待今晚再說吧。」
  她說完便走往門口。
  「等一下!」我說:「妳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重要的事?」她思索了一會。「對了,我還沒有談酬勞方面。請放心,總之我絕不會待薄你便是了。再說便遲到了,再見。」
  說完這句話後,她便飛快地離開了我的家。我根本來不及跟她說,所謂『重要的事』是指我還沒答應要接這件工作。
  真是個莫明其妙的傢伙。
  我點燃了一根香煙並放在口邊,對剛才一直被冷落的小靜說:「在暴雨警告正懸掛的情況下也要工作嗎?還真是辛苦了她。她到底從事什麼工作?」
  「我沒跟你說嗎?」小靜回答「娜娜是位模特兒。」
  「妳只是跟我說她是妳的朋友,而且有意僱用我。還好我從妳們的對話中得知她的『閨名』叫作娜娜,否則我還不佑道該怎麼稱呼她。」
  「怎樣?」小靜無視我的諷刺說:「你會接下這案件嗎?對你來說這份工作總算聊勝於無吧。」
  我花了數秒鐘思巧她的問題。
  「就在五天之前,一位名叫李偉寶的中學生在某唐樓單位內被殺。據警方消息透露,死者的腦袋搬了家,左手亦被切下來,而這肢體已被尋回,可是新聞報導中並沒說死者右手拿著模型槍或甚麼的。由於警方對這案件的處理非常慎重,傳媒對這案件的報導以臆測為主。因為死者是一名御宅族的關係,傳媒傾向於猜測這案件與動漫狂熱者有關。這類毫無根據的報導被無限上綱,逐漸演變成動漫過份渲染色情暴力,政府監管不力等言論。大概不出數天他們會得出御宅族是危險族群的結論,就不知道他們需不需來一場『焚書坑宅』,好讓這世界能撥亂反正。這就是我對這件案件的所知所聞,我對這案件的理解大概跟曾特首對民革的認知不相伯仲。」
  小靜沒精打采地看著我,看似對我所說的一切興致缺缺。
  「接著是妳們的到來。」我接著道。「娜娜跟我說她需要一名電車男偵探,而且認為我是適合人選。她又說當死者被發現時,它的右手被綁在壁燈上朝天花向上舉,手上拿著模型槍,雙腳呈八字形企立,這跟鋼彈裡的名場面異常相似。加上死者的名字李偉寶跟阿姆羅的香港譯名只有一字之差,這些該不會是偶然吧。還有一點剛才忘了問,到底娜娜跟死者是什麼關係?」
  「情侶。」小靜的回答簡單直接。
  理所當然的答案,娜娜當然是阿寶的女友,我這問題真是有夠蠢。可是這真的是現實世界嗎?還是我已經徹底地瘋了?
  「沒想到娜娜的男友竟然是御宅族。」我讚嘆道。上天作證,我說這句話絕沒有半點貶謫之意。
  「別在娜娜面前說這些話,她可會生氣呢。」
  「好吧,娜娜的男友不是什麼御宅族,只是剛巧有點喜歡動漫而己。他衣著時尚,談笑風生。這樣的他不單與毒男二字無緣,更加是男人的公敵,女人的蜜糖。這樣的評價可夠中肯了吧?」
  「請不要這樣不近人情。」小靜皺眉道。「娜娜只是個普通女孩,沒有人希望自己的男朋友被看輕。要怪便怪御宅族給人的印像實在是太差了。」
  「我從沒有看輕她或她的男友,當御宅族又不是作奸犯科。不過隨她的便吧,對我來說娜娜的男友無論是御宅族或是百萬富翁也沒差。回到正題,基於之前所說的巧合,我可以說兇手是在模仿著名動畫的名場面嗎?」
  「這想法很瘋狂,但除了這個理由外便無法解釋兇手為什麼要把屍體的頭及左臂砍下來。」
  聽起來頗合理,但是在這案件中真的有什麼合理可言嗎?
  「接下來我要在網上搜尋資料,妳要一起嗎?」
  「我還是不要阻礙你好了。」小靜搖了搖頭。
  我把大門打開。小靜走到門外,特然像是想起某些事情,轉身對我說:「最後一個問題,你覺得娜娜她怎樣?」
  我仔細的想了想。
  「就像一張新鮮出爐的十元新鈔。」我回答說。「比起那些用舊了的百元或千元鈔,她總是顯得光鮮亮麗,但是說到底她只不過是區區十元而已,其價值不比這多或少。不過在她身處的那紫醉金迷世界中,身邊的貨色大多是裝模作樣的偽鈔而已,她大可問心無愧地活著,而且她的光明正比她身邊的人好太多了。」
  聽完我的回答後,小靜沒有說話,轉身便離開。雖然她沒有開口,但是我很清楚她想說什麼。要光明正大地活著並不是罪過,只是真話往往令人不快。有時候說謊比說實話來得輕鬆,但是更多時候我只是想逞口舌之快而已。
 樓主| 發表於 2010-9-3 00:03:5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已經改唔到,
有人可以幫我將頂樓post改做:
由#26開始嗎?
發表於 2010-9-5 02:30:40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洛奇 於 2010-9-3  00:03 發表
我已經改唔到,
有人可以幫我將頂樓post改做:
由#26開始嗎?

條尾幾時再爛過
 樓主| 發表於 2010-9-5 11:47:12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歐石南 於 2010-9-5  02:30 發表

條尾幾時再爛過

唔係爛尾,不過唔知幾時完姐
發表於 2010-9-5 16:43:49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洛奇 於 2010-9-3  12:03 AM 發表
我已經改唔到,
有人可以幫我將頂樓post改做:
由#26開始嗎?


我竟然仲改到
快d寫落去啦
發表於 2010-9-5 17:12:10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銀公主 於 2010-9-5  16:43 發表


我竟然仲改到
快d寫落去啦


好耐無見呀銀sir
發表於 2010-9-5 17:13:15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洛奇 於 2010-9-5  11:47 發表

唔係爛尾,不過唔知幾時完姐

好過我
我既科幻巨著依然響腦海中
發表於 2010-9-5 21:28:18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歐石南 於 2010-9-5  05:12 PM 發表


好耐無見呀銀sir


無錯。忙到嘔
 樓主| 發表於 2010-9-5 22:25:15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銀公主 於 2010-9-5  16:43 發表


我竟然仲改到
快d寫落去啦


好久不見啊銀兄
發表於 2010-9-6 17:37:52 | 顯示全部樓層
加油加油
我都為角川比賽苦戰中
發表於 2010-9-7 20:51:09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銀公主 於 2010-9-5  04:43 PM 發表
我竟然仲改到
快d寫落去啦


Long time no see...
發表於 2010-9-8 00:00:19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橙色力量 於 2010-9-7  08:51 PM 發表


Long time no see...


無錯.....忙到無時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申請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HKCM

GMT+8, 2022-12-9 06:33 , Processed in 0.04095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