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tball Manager & Championship Manager, HKCM Forum 香港FM & CM官方球迷網討論區

 找回密碼
 會員申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銀公主

短篇---想容(1)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1-6-18 23:55:1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節

放學後的校園是另一個校園,夕陽映照下的長廊,沒有任何的腳步聲,其內空氣囚固,彷彿要將一切生靈驅逐,跟早上完全是兩回事。

我就座在這麼一條長廊的盡頭,沉悶地等待「大人」的會議結束。

對我、生秋和柔倩的訓話早就結束了。柔倩頑固地覆述小息時的說詞,生秋則回復他少說話的個性,對有否說過喜歡我等質問一律敷衍過去,只推說認為柔倩太囂張,才會出手阻止。至於我,我不等老師查問,便故作誠懇地懺悔,承認自己的失儀,給大家帶來很多麻煩,特別強調今後不會再犯。

老師大都不想增加工作量,只要學生態度良好,願意坦承過錯,他們往往欣然接受,不會小事化大。如能應允從此行規蹈矩,他們幾乎想鋪設紅地毯恭送你離開呢!當然,如果是過犯屢屢,誠信破產的學生,可就行不通了。不過,我在老師心中,大概不在此列吧!話說回來,生秋他願意避重就輕也幫了我大忙,否則老師必然尋根究底。剩下柔倩一人單薄的說詞,老師大概不願意就此大興問罪之師,事情就此結案。

但失算的是,此事傳到了姑媽的耳中,她說要讓爸爸過來了解一下發生了什麼事,畢竟他就在旁邊的中學部。老師在一剎那間暴露了他的無奈,可是也拒絕不了這看來很合理的要求。結果,犯人一號柔倩和犯人二號生秋先後被家人接走了,而我繼續在寂寥的長廊上看著日影漸長。

會議時間將近一小時了,大門仍然頑固地關上。這不像是爸爸的作風,大概是姑媽不斷發問,這場會議才會曠日持久吧。爸爸就在這道大門後面,我看不到。我不禁想像,他知道我---在老師眼中的乖乖女---在校與同學爭執,會有什麼反應呢?

保險經紀般的微笑,我突然想到,是爸爸對著外人時的慣用表情之一。那麼,他聽到有同班同學當眾說喜歡我、我跟中學男生有來往,他仍能保持他那經紀的微笑嗎?

門打開了。

「很多謝老師你告訴我這件事,以後也請你好好教導她。」

我看到了爸爸的微笑,最熟識的笑。


回到家中已是七時了,對我來說是有點晚,對爸爸來說卻是難得的早。然後我發現了個難題,我要跟他同枱吃飯嗎?

姑媽伴著我和爸爸回到家門便走了,臨行前她向爸爸千叮萬囑,要好好跟我談談今天的事。可是,連一向敏銳的姑媽,也忘了我倆父女已有多久沒一起吃飯了。

平常的時候,我偶爾會到姑母家中作客,剩下來的時候便煮個即食麵加罐頭便算了。爸爸夜歸,我在早上也沒看到用過的食具,大概是吃過了才回家吧?

        唉,想也沒用,先看看廚房裡有些什麼可吃的吧。我在房裡換過衣服後,便往廚房查看一下,可是當我進去時,爸爸卻已站在裡面。他察覺到我,便說:「你先把餐具準備好,讓我來。」

        爸爸要下廚?我從沒看過。不知怎的,我乖乖聽從,收拾了餐具便往飯廳等候。我只是座在餐桌旁,什麼也沒做沒想,遙望著廚房內那個忙著的身影,幾乎忘了今天所發生的所有事,就只是看著,心裡竟冒起了一絲溫暖。

        當爸爸把食物端出來的時候,我也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小時,也許只有十分鐘,我不知道。而在我眼前的晚餐是一大碗餐肉蛋公仔麵,以及一罐可樂,爸爸的也是一樣。雖然食物跟平常我做的沒兩樣,不過,今天晚上,這餐桌上的一切都是一雙一對的。

        「吃飽了便早點睡吧,你也該倦了。」爸爸一手拿著遙控掣開啟電視,一邊說。話畢,便頭也不回地跟他眼前的食物作戰。

        一時間,我也不知道如何回應。我還以為爸爸會對我說些什麼,例如,為什麼會跟同學爭執呢?為什麼會到後園呢?有喜歡的人嗎?什麼也好,為什麼不問呢?那個電視和公仔麵,難道比我重要,比我有趣嗎?什麼早點睡!根本是打發我,甚至不想看到我吧!

        「爸爸,你就沒有什麼要問我嗎?」我抑壓著自己的感覺,嘗試平靜地說。

        「啊,你說今天的事嗎?老師已經告訴我,我了解的。」爸爸捧著碗,邊看電視邊說著:「你一直都處理好自己的事,我很放心。」

        「什麼放心?我今天被男同學當眾告白了!爸爸你不知道嗎?」我開始按捺不住扯高聲線說。

        「告白….?」爸爸頓了頓,卻依然看著電視,然後說:「啊,是表白嗎?那也不錯嘛。」

        「爸爸!別看了!」我跑過去關了電視,擋在他前面大聲說:「看著我!我還是只小四學生而已,你一點都不擔心嗎?」

        爸爸與我的視線曾一度交接,可是他很快便避開。他徐徐將手中的碗放下,說:「我相信你能處理好,你不是一直做得很好嗎?學業出眾,被受讚賞,即使沒有我……」

        「夠了!爸爸你看著我好不好?我啊,你的女兒就在你面前,看著我說話有那麼困難嗎?」我幾乎是嘶叫著。可是,爸爸竟一臉無辜的以沉默作回應。

        「又來了!又是這樣子!」我氣得無以復加。我感到,如果我不將心裡積壓著的感覺都說出來,我必定會瘋掉。「每次爸爸你都逃避,都不願跟我說話。對爸爸來說,我到底是什麼呢?我多麼希望,其實我是你撿來的,這樣,我就理解你為何對我愛理不理了!」

        「不…….不是這樣的,我知道你很能幹,才……」爸爸無力地回應說,卻被我打斷了。

        「不!我一點都不能幹,也不獨立!我愛哭,我要人疼,我要爸爸!」

爸爸看著我歇斯底里地說出心聲,不得不看著我。我說完後,也必須喘著回氣。

「我是誰?我是蘇想容,是爸爸你的女兒,是媽媽的女兒,是你和媽媽唯一的女兒!我做了什麼,讓爸爸你將我看作外人也不如呢?」

「別再說了……」爸爸低著頭跎著,並伸出手掌,示意我暫停。可是我正氣在心頭,當然不會停止。我肯定,爸爸內心仍然想念媽媽,不然,他斷不會把我改名為「想容」。可是,他卻一直與我保持距離,我實在受不了!

「我要說!我蘇想容是你們的女兒!」我走近他,蹲下來,捉著他的手往我的臉頰一摸,說:「爸爸你看清楚!我不像媽媽嗎?你怎麼都不看著我呢!」

我的手,帶動著他的手,在我的臉上來回遊移,每一寸都讓他感受,我是爸爸最親的人。

爸爸終於抬起頭,看著我的臉。而我,也嘗試在他的眼眸裡,尋找最親切的羈絆,有那麼一刻,我認為我倆的距離將歸零。

然而,事與願違。他回復了平日冷漠的神情,甩開了我的手,說:「你就是你,不是你媽媽,以後也別再提這事了。」說罷,逕自回到房間。

而我,失去了一切。
發表於 2011-10-30 16:50:46 | 顯示全部樓層
係咪未完?
 樓主| 發表於 2011-10-30 20:11:23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po_21 於 2011-10-30  04:50 PM 發表
係咪未完?


未完,但呢排忙湊女
 樓主| 發表於 2012-6-21 17:09:2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節

「蘇想容,你來回答書本第80頁的第3題。」老師一如以往地提問

「…對不起,老師。我不懂這一條。」我站起來,垂頭回應。

老師有點驚訝,搔著頭髮自言自語說:「這一條果然是太深了嗎…?」

老師先示意我坐下,然後便自行解說了這條題目。然而,同學的心思卻不在老師身上,反而有意無意地往我這邊偷看。

不難理解,一直作為老師打破無人答題的僵局的最後手段---蘇想容---竟然說不懂得,難懂老師和同學都感到奇怪。老實說,我並不是不懂得,而是沒有心情仔細看那題目。

距離與爸爸吵架---其實他沒有跟我吵,只是我單方面吵---的那一夜已經有一星期了。即使我已把心底話都說清了,爸爸看來仍沒有把事情放在心上,一如以往地夜歸,而我倆自此沒有說過一句話。說到底,大人總是會騙人的,不管是爸爸,還是電視那一句,「子女好與壞,在乎溝通與關懷」。

小息時,生秋問我是不是不舒服,我說不是。他接著便說:「我看你是壓力太大了!來,跟我來球場打波,保證你會舒暢許多!」

「…好啊!」我想了想便答應。

「也對,你又怎會來打波呢…」生秋好像沒有聽到我的答應而自說自話,察覺不對後才用充滿疑問的眼神看著我說:「什麼?你說要來嗎?」

我點了頭。我想他原本只是說說而已,沒料到我會答應吧。

「我想,我今天行運了。」只見生秋咧嘴而笑說。

「為什麼?」

「蘇想容會打波,而且是跟我,不驚人嗎?」生秋的語氣作狀,但不令人討厭。


蘇想容這個人確實是不懂得,也從無打波的動機。不過我想,形成今天這個局面的責任並不全在於我自己。試想想,校裙的設計本身,就像是千方百計阻礙女生打波似的。你能想像穿著及膝長裙的女學生,帶著球穿梭於對手之間嗎?至少我自己從未看過。如果有的話,那位女同學固然不免成為眾人焦點,恐怕那條裙從此可以退役了……好了,我不否認,我是比較可憐那條校裙啦。

可以肯定地說,蘇想容是從不自願踏足球場。即使是體育堂那種強迫的情況,我也只是在旁邊做個運動中的樣子,而不是來真的。至於我為什麼會答應生秋去打波?我也不太說得清楚,這就叫心血來潮?

很快我便感受到什麼叫自作自受。早就說過了,穿校裙的女生在球場中打波---不是排球,是籃球---必然成為焦點。小息的球場並非沒有女生,只不過大都在球場的外圍散步、聊天,最激烈的也只會猜拳而已。相反,球場的中央---雖然沒有明文規定---是女性的禁地。不是有人不准女生進入,而是它自然地散發出排拒的氣氛,讓人不願靠近。

這些感受是生秋帶著我走到球場外圍時湧進我的腦袋的。當時已經有一批男生在打波。他示意我先站在原地,然後逕自走過去跟那些男生說話。那批男生看來都是小四小五的學生,跟我們差不多。不過,從身高來說,竟是我比較佔優。老師都說女性發育較男生快,看來是沒錯的。

生秋轉身向我打了個OK的手勢,看來是說服了他們讓我加入吧。

我很自然的想走過去,但才行了兩步,剛才所說的女生禁地就發揮作用了,我感到球場附近的學生開始注視我。人們的關注可以是善意、惡意,也可以是中性的,而我一向對別人的注視是很敏銳。這些人心裡大概在想,「這個女生要打波嗎?」、「很危險啊!」、「那些男生很臭,又多汗,不是要跟他們打波吧?」、「是故意要引人注目嗎?」。

這些目光背後的疑問,我很真實地感受到。換著是平常的我,也會有同樣的想法。不過,現在的蘇想容,想改變。好想改變自己,不改變的話會受不了。我抱著這個想法,忽視四周的目光,踏進了球場中央。

男生們已經分好了兩隊,每隊三人。生秋、我和另一個男生同屬一隊,站在遠離籃框的一邊。

「蘇想容。」生秋把球往地上拍了兩下說。

「什麼事?」

「你會打籃球嗎?」他略帶擔心地說,看似有點後悔讓我上場。

「我們現在是三打三,我們先攻。對吧?」我指著籃框說。要說規則之類的,我是懂得的,畢竟體育堂也有筆試。

「看她這麼高大,其實很會打也說不定?」對方的球員半開玩笑地說。

「那麼,我們開始吧。蘇想容,給你開波。」生秋說著便輕輕地把球拋過來給我。

其實,這時在球場四周的學生,甚至當值老師都幾乎忘記了自己正在進行的活動,期待著球場中央即將發生的事。只是,我當時將精神集中在球賽中,並未留意場外的人們。否則,我可能會臨陣退縮。

球,正面地由高處向我接近,愈來愈近,我全神貫注地看著球的軌跡,而時間是過得那樣慢,球近得我伸出雙手便可以抱住它。可是,當我伸出手以為可以抱緊它時,它卻偏偏碰到我的手背,時間突然回復正常,球一下子便彈開了。

我只專心想追回蹓走了的球,竟沒留意球場外的觀眾一同發出「嗄」的一聲。

我拾回了球,躡手躡腳的回到原來的位置準備開波,看到生秋頭仰後,單手掩著雙眼的表情,顯然是對我剛才的漏接感到無奈。

「剛才不小心,不會有下次的。」我向隊友保證,隨即雙手把球回傳給生秋示意開波,誰知道這軟弱無力的一球還未傳到,便給對手抄了。

正當我以為自己又犯錯的時候,生秋大聲向抄球者說:「開波你都未入圈!你第一天打波呀?」

「想表演下啫。」抄球者一瞼不好意思地說。

「蘇想容,不要緊。看清楚沒有人攔截才傳過來吧!」生秋不理對方,向我說道。

聽到生秋的話,我覺得自己的信心加強了一點。
發表於 2012-6-21 22:21:02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012-6-21 23:15:30 | 顯示全部樓層
choy991044 發表於 2012-6-21 22:21



    因為囡囡出世而暫停,唔經唔覺而家都10月大了。唔想爛尾又寫返....
發表於 2012-6-21 23:55:10 | 顯示全部樓層
因為囡囡出世而暫停,唔經唔覺而家都10月大了。唔想爛尾又寫返.... ...
銀公主 發表於 2012-6-21 23:15



    公起!!
發表於 2012-6-22 23:54:19 | 顯示全部樓層
因為囡囡出世而暫停,唔經唔覺而家都10月大了。唔想爛尾又寫返.... ...
銀公主 發表於 2012-6-21 23:15



   
恭喜賀喜!
 樓主| 發表於 2012-6-23 08:33:17 | 顯示全部樓層
多謝大家!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申請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HKCM

GMT+8, 2022-12-9 06:16 , Processed in 0.03496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