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tball Manager & Championship Manager, HKCM Forum 香港FM & CM官方球迷網討論區

 找回密碼
 會員申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33687|回復: 153

五個「小西」的少年(P.6重新出發)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6-7-25 01:58: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按作者要求刪除全文

[ 本帖最後由 孫中謝拉特.奧雲 於 2009-3-14  01:25 AM 編輯 ]
發表於 2006-7-25 07:15:47 | 顯示全部樓層
幾時有得小?
發表於 2006-7-25 11:51:02 | 顯示全部樓層
支持

其實唔洗十八禁咁誇
發表於 2006-7-25 12:10:19 | 顯示全部樓層
發表於 2006-7-25 12:33:58 | 顯示全部樓層
HKCM唯一講得粗口既地方就係作故版
 樓主| 發表於 2006-7-25 19:06:14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STAM 於 2006-7-25  07:15 AM 發表
幾時有得小?


結局吧,若果不爛尾的話
發表於 2006-7-25 19:32:58 | 顯示全部樓層
人名唔係abcd會更好
 樓主| 發表於 2006-7-25 20:28:04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捷克NeVeD子彈 於 2006-7-25  07:32 PM 發表
人名唔係abcd會更好


廢事諗
發表於 2006-7-25 22:30:56 | 顯示全部樓層
呢度幾時變三不作故版
發表於 2006-7-25 23:38:49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女武神 於 2006-7-25  01:58 AM 發表
每次到酒吧,總會有些女生抽著煙在妳身旁走過,那是引誘,引誘你請她們喝酒。那麼何時才會一起演奏交響樂?B說過要看酒的濃烈程度。簡單點說,是借醉行兇。聽到B的心得後,當晚我就找了個女孩來試驗,最後我在女孩的家中醒來,甚麼也沒做過,因為醉後是沒法做愛的……當你醉後,血都充到上大腦,下體是絕對沒可能充血……經過此夜,我終於了解B的心得。

哩一段係百萬到偷師
發表於 2006-7-25 23:40:10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Manu super fans 於 2006-7-25  11:38 PM 發表

哩一段係百萬到偷師

發表於 2006-7-25 23:49:15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Manu super fans 於 2006-7-25  11:38 PM 發表

哩一段係百萬到偷師
發表於 2006-7-25 23:56:18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捷克NeVeD子彈 於 2006-7-25  19:32 發表
人名唔係abcd會更好



好難記
 樓主| 發表於 2006-7-26 00:10:00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Manu super fans 於 2006-7-25  11:38 PM 發表

哩一段係百萬到偷師


@@?
 樓主| 發表於 2006-7-26 00:10:36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Fantasista 於 2006-7-25  11:56 PM 發表



好難記


不需要去記,都係「小西」人來的
 樓主| 發表於 2006-7-26 00:11:41 | 顯示全部樓層
VII

  在以前的同學眼中,我是不折不扣的損友,因為我常常翹課。這是甚麼理由?對!在你眼中覺得很滑稽的藉口,在某些白痴眼中,會是很冠冕堂皇的。永不翹課的學生,看到時常不出現在課堂上的學生,就覺得他們不學無術,不及自己、看到抽煙的同學,就覺得他已經沒救。不過,冠冕堂皇還冠冕堂皇,在舊生會活動中,我一定會被邀請,因為他們覺得只有我能帶給他們歡樂。為甚麼呢?我真的不會知道。能夠帶給身邊的人快樂的人,未必能帶給自己快樂,我應該就是這種人……一想及此,我真想學D一樣,大喊一聲:幹!

  那些中學同學中,有一位女生我很喜歡,她的衣著打扮都很像男生,但我對她卻有著說不出的感覺。B曾經因此問我是喜歡男還是女的,於是我有次深情的看著那女生的弟弟,只有一個感覺:嘔心。所以我對B說:「我絕對不可能是同志。」有人這樣測試自己的性向嗎?我想有的。
  那位女生,我稱呼她為女孩E。女孩E對我有沒有感覺呢?我想有,而且應該不是厭惡的那種。有次和她聊天,真的是無聊地談天。我們從中一談到中七,當中應該有八成是虛構:她說的有八成我沒有印象、我說的有八成真的是虛構。
  想要說真話很難嗎?對!真的很難,尤其知道真話對一個人的生活好壞沒有一點幫助的時候。可是,很多人都厭倦聽謊言,特別是在看得太多娛樂雜誌之後,久而久之,就直接對謊話產生敏感,然後就會有作嘔的感覺。這次聊天也是,我真的很想自殺之後再拉她一起同歸於盡,不,是殺死她之後再自殺,我真的受不了朋友之間的虛偽,雖然沒有人是不虛偽的……

  「其實我真的覺得妳很美的!」我這麼突然的一句,令她目定口呆的望著我,是我用錯形容詞嗎?我該用「有型格」嗎?

  「你說笑吧……?」

  「不!妳真的很美!在中一時我已經這麼覺得!」其實我中三才進她那間學校……不過她應該不會記得……

  「哦……謝謝你。」

  就這樣,我們終於交換了電話號碼。每天,我都會等她的電話,但她每天都沒有打給我,所以在每周的最後一天,我都會打給她,聆聽她的週記。

  某天,我把女孩E的相片給室友們看。

  「很像薜凱琪呢!」D說。

  「我覺得像小澤圓。」我發誓,我從未聽過這麼白痴的說話。在那一刻,我很想揍A,但我沒有,因為我還不想死。

  「哪裡像?」

  「他喜歡小澤圓,又喜歡這女的,所以她應該像小澤圓。」幹!這是甚麼推理?真的是頭腦簡單的白痴!


VIII

  「我很想妳啊!」

  「嗯,我也想。」

  接著是一片靜默……

  「何時有空?一起去逛街好嗎?」

  「不啦,最近很忙呢……」

  「哦,好啦,那妳有空時找我啦!」

  這是我和女孩E的某次通話。自從那次見面後,我就只和她通過電話,而且一次比一次冷漠。不過聽到她的聲音,也覺得很實在,這是愛嗎?不知道。不過,通電話之後,我又去和別的女生過夜。
  就像D所說的:「女生有不同的類型,我們也需要不同的女生……心靈上的空虛需要某種女生填補;肉體上的追求需求又是另一回事了。」

  想起女孩E我會有種奇奇怪怪的感覺,是甚麼呢?我不知道。只知道在其他女孩身上找不到,這是愛嗎?找個人來驗驗吧……

  「喔、喔……」這位女孩的聲線頗悅耳的。

  「啊……繼續……」還是很悅耳。

  「啊…………」一聲長哼,真舒服。不過就是沒那感覺,那真的是愛嗎?

  「你在想著甚麼?」她問。

  啥?甚麼想著甚麼?在做愛,可以想甚麼啊……

  「總不會在想著我吧?」

  「這當然啊!」

  我們可是在做愛,還有甚麼空閒去想東西?

  「你們男人就不能討好一下女生的嗎?」

  幹麼發怒了?奇怪。


IX

  糜爛的生活,真的很糜爛。
  我們又一起躺在地上,不,躺在一堆雜物上抽煙,整間客廳都是煙霧,我們抽著煙、也吸著二手煙,我想這場景真的很爛。當然,人也很爛。

  「幹!打火機呢?」D又喊出他的口頭禪了。

  「不知道。」

  「沒見過。」

  「你們不用打火機抽哪門子的煙?」

  「我抽自動點燃的那款。」B回答。

  「_街!」終於有第二句聽聽了……

  過了這三個月糜爛的日子,大家也想轉一轉生活。所以,A這天不知從哪裡帶了一種意想不到的東西回來……

  「你娘親的!我叫你買煙你買甚麼大麻?我是想放鬆,不是想尋死!」D又再次發怒。

  「你抽煙不會死嗎?」

  「白痴!毒性沒那麼強啊!」

  「你一天抽一次大麻會比你一天抽三包煙死得更快嗎?」

  我不知道最後發展成怎樣,因為沒有香煙,我就進房和昨晚與B打得火熱的女孩來一次睡前運動。最後他們好像不了了之,而那些大麻……好像被D燒了。

  「來一支嗎?」A拿了支針筒給我。

  幹甚麼?針灸?

  「你也不想維持這種爛生活吧?」

  「但我不想過更爛的生活啊,豬頭!」

  到最後,我們生活還是維持原狀。只是A多了種人生樂趣,一種有限期的樂趣……倒是沒有人阻止他,因為我們都過得很爛,就好像一班快死的人在等死一樣,死快些,不是更好嗎?但我們卻沒人選擇死快些,除了A之外。
  也許A才是最聰明的!


X

  已經不知道多久沒和女孩E聊過電話,我好像很久沒有想起過E,自從和那位忽然之間罵過我的女孩做愛之後就沒有想過了,因為我發現我真的不懂討好女生,因為根本不需要,只需要女生去睡之前接納你和她一起睡,就行了。
而也漸漸的,對女孩E的那種奇怪的感覺沒有了,那是愛嗎?我真的真的不知道。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找位女孩渡過慢長的夜晚。

  「有統計過自己和多少個女孩過夜?」一向很少說話的C突然問我。

  「我想……大約四十多個吧!」

  「那你有多少個女友?」

  「從未有過……」

  「你這種生活會否有點不正常?」

  「根本從來沒正常過啊!」

  老實說,我很想被C點醒,但C到底是沒有這能力,我還是要過著這種爛得要死的生活,但這又如何?我還是好好的一個人,沒病沒痛,也沒有女生帶著小孩來找爸爸……對啊!怎麼會沒有的?是我的精子不夠強嗎?不過,想一想,我真的寧願不夠強……天啊!我的責任感哪裡去了?
  想深一層,從出生到現在,我有好好活過嗎?我很想給自己「有」這個答案,但真的「有」不出來……真的,真的要好好的改變一下,努力的尋找新的生活。

  首先,要準備一下明天的課堂。

  …………

  上堂……?

  …………

  算了,還是等有空才去改變吧……


(待續)
發表於 2006-7-26 00:18:15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女武神 於 2006-7-26  12:11 AM 發表
「你們不用打火機抽哪門子的煙?」

  「我抽自動點燃的那款。」B回答。

  「_街!」終於有第二句聽聽了……

發表於 2006-7-26 00:56:08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女武神 於 2006-7-26  00:11 發表
「我覺得像小澤圓。」我發誓,我從未聽過這麼白痴的說話。在那一刻,我很想揍A,但我沒有,因為我還不想死。

「哪裡像?」

「他喜歡小澤圓,又喜歡這女的,所以她應該像小澤圓。」幹!這是甚麼推理?真的是頭腦簡單的白痴!

我鐘意依段
發表於 2006-7-26 07:58:37 | 顯示全部樓層
十卜
發表於 2006-7-26 21:52:53 | 顯示全部樓層
首先,要準備一下明天的課堂。

  …………

  上堂……?

  …………

  算了,還是等有空才去改變吧……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申請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HKCM

GMT+8, 2022-12-9 08:14 , Processed in 0.03762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